竹盐轻语

这才是0%该有的气氛嘛

【常规的致辞套路,是先自谦再展望最后共勉,洛知予瞧见肖彦后自作主张,直接把自谦环节给吃了。】

“这事儿我记得,就新生发言,洛知予那段不要逼脸的话。”

“我也记得,那绝对就是我印象最深的新生发言,太狂太不要脸了!”

“同意,我那时候就是懵,就没见过这么狂的新生。”

“真的,太TMD不要脸了。”

洛知予表示想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远离人间。鬼知道会出现这种事啊,他那时候纯粹为了气肖彦,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有点傻,就一点点而已,真的。

一旁的肖彦看着洛知予有些泛红的耳朵毫不留情地嘲笑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洛知予肯定是听到了,他瞪了肖彦一眼。毫无作用,肖彦非但还在笑,还笑得更欢了。

不过肖彦内心表示:挺可爱的。

【洛知予定了定神,开口:“报告教官,我头晕。”要把肖彦揍一顿才能好的那种。】

“哈哈,这是军训的时候吧。”

“绝对是好吧,肖彦那时候太TMD欠了。”

“我那时候就真的像揍死他。”

“同感。”

回想起军训时的事,樊越只觉得还在隐隐作痛。

肖彦和洛知予二人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毕竟吧,揍也揍了,罚也罚了,自然也就没啥可说的了。

“只有我在心疼樊越吗?”

樊越:终于有人想起我了吗?

“你不是一个人,樊越太可怜了。”

“明明是两个人的斗争,他却惨遭毒手。”

“心疼樊越。”

“心疼樊越。”×n

“心疼樊越的屁股。”

“真具体。”

“所以具体到底是什么样?”这肯定就是个没在现场,只看了视频的。

“同问。”

话音刚落,别人还没解答,502就放出一条语录,毫无感情的一段念白——

【樊越眼睁睁的看着他同桌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翻出一张试卷,裁成两半,折成了两把小扇子,冲着洛知予的方向把汽水的香味都扇了过去。】

刚才提问那位看着屏幕上的字,听着这段无端很欠的念白,看着旁边刚打算开口的人,表示:“不用说了,已经猜到了。无非就是肖彦找揍,然后误伤了樊越。”然后感叹了一句。“樊越真惨。”

“正解,现在依旧感觉很揍肖彦。”

洛知予看着肖彦,笑道:“彦哥,很欠揍啊。”

“有吗?知了。”

“是知予。知我心声,予我心安的知予。臭橘子你不识字啊?!”

“空间内禁止吵架,谢谢配合。”潮汐心累。

“那也没见你禁他们刷屏。”

“没屏怎么刷?”

“......”

————题外话————

证明一下我还活着,没弃坑。

这几天事多,拖了很久。所以,我决定,过几天爆更。

好些日子没写了,手感极差,有亿丢丢水,等我的爆更。

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正文:879字。

是谁拐走了我们的校草??

【叮!系统更新中......请稍后等待】

什么鬼?更你大爷的新啊!玩儿我呢?艹!内时候那家伙咋没说有这码事儿?

潮汐在心里吐槽着,组织了一下语言:“抱歉,系统更新中,正好也到了休息时间。请移步旁边的餐饮区用餐,”说着指向了旁边,“可自行选择菜式。在下再次向诸位真挚的道歉。”

虽然有些无语,但他们倒也是真的饿了,便向潮汐指着的方向走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里的食物真就是给每个人专门定做的,倒不是说每个人都喜欢,只是每个人喜欢的都有。

众人:嗯,好吃,真不错。

潮汐:都是我的钱啊,我也要吃东西,哼!我也吃饭去了。

众人吃好后,系统已经更新完毕,也就在潮汐的催促下回到了座位。

系统继续播放着:

【今晚的星星他抓到了,也藏好了。

在堆叠的云层之上,看见了他的月亮。】

更新后的确与之前的不同,心理描写也有了声音,也就不用潮汐去解释是谁说的了,但更新后的功能还得解释:“更新后,系统将开放更多功能,例如现在的语音功能,相信大家也已经发现了,之前的语录都是按照顺序来的,为了能有一点刺激性未知性,在之后的阅读中所有语录将会打乱。而在在之后一些数值达到一定程度后,还会解锁更多功能,至于是什么数值,在下不便解释,还望理解。”

然后人群有吵了起来,刚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声音而,现在也是。只不过刚才是静寂,而现在是哄闹。

刚刚屏幕上的声音,在场的人都非常熟悉。

“艹!!!那TM的不是肖彦的声音吗?!”

“我日,我耳朵出问题了?怎么回事?”

“靠,肖彦有喜欢的人了?!”

“呜呜呜,我的恋爱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吗?”

“不行崽崽!妈妈不同意!”

“谁啊?!把我们宿舍门面拐走了?谁魅力那么大呀?”说着,樊越用手肘顶了顶肖彦的肩膀。

肖彦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实际上这条语录出来的时候他也很震惊,甚至于忽略了自己在语录出来后偷偷看向洛知予的那一眼。

洛知予心情很复杂,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明明和自己没有关系,却在语录出来后他的心情就突然郁闷了起来,也只把这些情绪当成是自己想赢过他而已,不管什么方面。

然后一道在这片近乎诡异的气氛中格格不入的声音传来:“不觉得很浪漫吗?把爱人比作星星诶!真的好浪漫的!”这女孩儿声音也是真的大,也可能是潮汐搞了暗箱操作,全空间的人都听见了,一下子又陷入了寂静。

众人:“......”

然后:

“这样一说好像是诶,要我是那个人就好了。”

“不,是我。”

“是我好吗?”

一下子又陷入了混乱,直到下一条语录播放。

【那时***的眼睛里有他,嘴角弯起了好看的弧度,像是他用人间烟火,诱拐了天上的星星。】

这次后面还“贴心”地备注了“肖彦”的名字,不用猜,升级后的新功能。

但*的部分就引人深思了,有胆子大的直接问了被屏蔽的是谁。

艹!TMD又是坑!杀了我吧!

无奈于他们想八卦的心太强了目光炯炯,潮汐只能出声解释:“数值不足,当数值到了标准就能知道了,别急。也不要问我是什么数值,更不要问我标准是多少,乖。”潮汐最后那句,与其说是劝告,不如说是威胁。

某汐表示:老娘以前绝对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说这么多话!以前一年都不一定有这么多字,艹!疯了!

“所以刚才星星的称呼是这么来的?”

潮汐装死中......

“有可能,是不是?”

您的好友潮汐并不在线,具体什么时候在线咱也不知道。

潮汐本着不能剧透的职业道德闭上了嘴,虽然并没有职业道德只安分的做一个讲解。

然后洛知予又吃醋了莫名其妙的心情不好,总觉得闷闷的,很不开心,想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肖彦愣了愣,有点懵,语录出来的时候,他脑子里蹦出来的竟然是刚才的情形。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得去看看精神科,竟然会有这种想法,自己未来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洛知予?

潮汐在线看戏,坐等打脸。

“不过诱拐是什么神仙用词,我已经脑补出一篇万字小说了。”

“这样一说真的,温柔英俊的Alpha步步为营,诱拐不谙世事的甜美Omega这种设定不要太可啊!”

“wc,给大佬递笔,这是什么神仙cp啊!”这是之前那位妈妈粉。

她的有问题吗?没有......个屁啊!你的不允许呢?就这么接受了?不过也好,之后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反应了吧。

潮汐想着,不过后面她就会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了。

她正想着怎么让他们公开出柜时双方都能接受且不会有太大的轰动,就听见一声很轻的响声,小到什么程度呢?就但凡有一个人在说话都不一定听得见,但她偏偏练成了再吵都听得见这声音的技能。

她低头查看,数值又发生了变化,感情进度条已经由20%涨到了30%。潮汐表示我悟了,就是得让他俩吃醋呗刺激他俩呗。

然后本来想搞暗箱操作的潮汐突然想起来得完成所有任务,一条语录都不能落下,顺序全有那家伙的系统抽。她该庆幸别人没看见他一会儿兴奋,一会儿失落的///傻///逼///样,没事,一点困难不足为惧,嘻嘻。

————题外话————

我差一点过两千字,激动!这次绝对够多了吧,我很勤奋了,下次更新看命。

需要踹请留评论,我不会@人哦,只在评论下面踹人。

再次强调,不会@人,只在评论下面踹人。

再次强调,不会@人,只在评论下面踹人。

所以一般来说只要留了评论我就会踹。

文笔不好,有ooc还请多多包涵,谢谢。

以后我会尽力昂提高效率的。

正文:1910字。

题外话:1984字。

共计:2094字。

论肖彦和洛知予那些早期不为人知的互相调戏1

【优秀的你值得认识优秀的我】

空间内没了寂静,所有人都笑喷了。当然,除了两位当事人。尤其是洛知予,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

“‘优秀的你值得认识优秀的我’?这什么骚操作啊?笑死了!哈哈哈!”

“该说不说,这话莫名欠揍。”

洛知予黑了脸:拳头硬了。

尽管潮汐早就看过好几遍了,却也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知......知了啊......哈哈哈哈!不,不愧是你啊!哈哈哈哈!”

洛知予在听到潮汐的称呼后脸更黑了,怒气值也一路飙升到了70%。

“这骚操作不愧是洛知予。”

洛知予脸黑了,旁边的肖彦看着他,莫名觉得好笑,然后就真的笑了出来。

洛知予:想杀人了。

肖彦:哦吼,药丸。

潮汐看着洛某和肖某即将打起来有点怕自己空间就这么没了,虽然不太可能没,但为了磕cp。她只能说道:“空间内禁止斗殴,请遵守规则。”她的语气乍一听是警告,但你细听其实带着一丢丢哀求。

052非常有眼力见的放了下一条语录。

【“一点就炸,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What?这声音是肖彦?!他说的是谁?”

“WC,不可以!不行!彦彦,你怎么能背着妈妈乱||搞?!”很明显,是个肖彦的妈妈粉,似乎还把这个当成了小情侣之间的调||情。

肖彦突然想起来这好像是他自己之前和樊越说过的话,樊越也想起来了,直接开口:“诶?这不是开学典礼之后的事吗?你看,我说让你离洛知予远点、别惹他,没错吧!”

“哦。”肖彦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还带着些连他自己都没查觉到的不悦。

肖彦觉得自己有点莫名其妙,明明可以和洛知予眼不见心不烦,却偏偏要去逗他,总喜欢看着他对自己闹脾气。

明明樊越的话对他来说好像也是一个不错的建议,但他就是不爽,他不希望自己远离洛知予,也不希望洛知予远离自己。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这样奇怪的一种情感。

然而,潮汐闲得没事专门去逗了逗洛知予而讲解道:“这是洛知予升学典礼后轰炸肖彦时,他的评价。”

洛知予看着这句话,多年习惯让他想去怼肖彦,但心里却有点痒痒的,像平静的湖面泛起涟漪一般,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然而没人注意到暗处潮汐一面看着二人感情的进度条涨到了20%,一面看着另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条子在上升着,最后卡在了25%,然后似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等他们恢复平静,052又放了下一条语录...

————题外话————

感情线我也开始写了,大概到90%就会在一起,很快的,相信我一下,好吗?

潮汐背景故事有一丢丢复杂,可能会衍生出一个快穿文,不过也可能写番外里。我给潮汐的人设不是一个会因为自己喜欢就随自己搞的姑娘,相反,她很理智,反正之后大概会写一份潮汐的介绍,可以稍稍期待一下。可能会就是很玛丽苏,昂。

彩蛋是桃桃和橘子的一个与正文无关的感情描写,可以当做是一个只有感情描写的随笔看,实际上还没那么快,那个也就差不多是没有逻辑乱搞一通后得到的,别看太认真,两个人的感情都还差得远呢。

嘶……突然觉得自己话好多。

最后一句祝福:六一快乐!希望大家永远三岁!

正文:914字

题外话:301字

共计:1216字


初入空间

洛知予现在很懵,他记得刚刚才被樊越抓到在天台上吃东西,然后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他就到这来了。

这里好像是一个空间一样的地方,很黑,但看得见路。洛知予摸索着路,走着走着,便看见了眼前的门。

也不知道是不是Bug,明明在远处看除了能看见路就是一片黑,但到了这里,那门却有一道光打在上面,写着“知我心声”四个大字,还画着一碗水果捞。

呵呵。洛知予在心中嘲笑着,也不知道这什么品味。

但为了走出去,他也只能推开门,毕竟这儿就这么一条路,啊不对,一道门。

但推开他就后悔了,那门后一群人,现在全看着他,他有点尴尬的。

偏偏这时突然一道电子音响起:“人已到齐,现在开始阅读语录。”

???什么语录?什么鬼?

洛知予在心底咆哮,也只有他一个人咆哮,因为其他人刚听说了。

“就是看关于你们的语录,”又一道女声响起,声音很甜美,并不死板,“你们好呀,我是潮汐,刚刚内个是系统052,这个空间是用于阅读语录的,是关于你们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无半分虚假,外界时间已静止,各位都是内容相关人物,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个屁的问题!要问的都TMD被你说完了,还问个屁。

“既然诸位没有问题,那便开始了。”

言罢,她身后那面墙亮起,显示出洛知予在大门上看到的字——“知我心声”。

潮汐道:“那我们便先由文案开始,之后事关于未来的语录会引出未来片段。”

【我们是绝对纯洁的】

屏幕上的字变换得让人有些没反应过来,见如此情形,潮汐解释道:“这是文案,”为避免被人以为是系统故障,才只有一句话,她又解释道,“就这一句,不是系统故障。”

“绝对纯洁?0%?洛知予和肖彦?”这人成功用三个问句说出在场所有人的疑惑。

“是的呐,就是知了......啊呸,桃,洛知予和橘......啊不对,肖彦两个人的故事。又可以说是论0%背后的故事。”不用说,肯定是潮汐说的。

听到“知了”两个字,洛知予黑了脸,忍下想揍人的冲动。至于肖彦,他有点幸灾乐祸,看着洛知予吃了瘪,但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他心情有些愉悦,但又想到是因为别人,又突然有些不爽。

洛知予平复心情后,看着肖彦脸上的神态变幻莫测,觉得有点好笑。

“那下面我们就开始正式阅读语录咯”潮汐的声音听起来莫名有种商量的语气,但实际上没人会反对。

光屏上的字又发生了变化......

————————题外话及解释————————

写得好烂,辜负了大家的期待,对不起[捂脸.jpg]

然后就是我个人认为肖彦以前就有心动的可能了,不然掐了这么久,不太可能那么快和好还一起,所以我觉得肖彦以前心动过,只是不清楚心意,或者有好感之类的,反正不会单纯看不顺眼。

感情线之类的就慢慢来,相信我,不会有什么一下就接受的奇怪剧情的。咱就是要他俩慢慢开窍。



一个预告

就最近看了《信息素说我们不可能》,沙雕还很甜,非常想开篇文。所以,经过我的深(一)思(时)熟(兴)虑(起),我决定写一篇语录体。(其实就是粮太少,所以我要自力更生)。

时间线是在天台偷吃被(发)捕(现),说肖彦仙人跳的时候。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写,全看我心情咯

就暂且酱,之后不对的地方改了就行。

————————二编————————

【】这个符号表示播放内容。

【添望】

那天蝉鸣聒噪,那两个少年走在梧桐道上,虽不算欢声笑语,却也欢乐。

转眼间,两个少年都是悲伤,终究分道扬镳。他们一个留在了附中,一个去了国外。

五六载间,两个青葱少年被岁月磨平了棱角,他们在意料之外的情况下重逢,在意料之中相爱。

他们在不经意间相遇的那天结局便已是命中注定,他们的初见便是一切的开始。他们不是没有了棱角,只是将十六七岁的肆意张扬与那些不为人知的少年心事深埋于心底,等待着那个与自己分别的少年的归来,那些肆意张扬始终在心底。

他们的故事发生在盛夏,但盛夏难以代表他们的故事,盛夏不能讲述我的某某。

————————题外话————————

盛夏冲了吗,封面挺好看的,我还是冲了。

正文250字。

加上题外话共304字。